姓氏解读 | 郑马之“袁”姓起源

“郑州银行杯”2019郑州国际马拉松赛,将于10月13日鸣枪开赛。郑州地处中原,位居中华腹地,九州之中。中原文化博大精深,华夏文明、根祖文脉、姓氏文化等众多文化发源于此。据统计,在前100个中华大姓中,有82个直接起源于河南,涉及当代华人近90%的人口。今天,小编带您一起追溯任姓起源,解读任姓故事。


姓氏起源

 

袁姓起源有三

其一 出自妫姓,即为舜帝后裔。

其二 出自轩辕黄帝,轩辕以土德得天下。

其三  源于少数民族,

属于汉化改姓为氏。

姓氏故事

得姓始祖:辕涛涂(陈涛涂)

时    期:春秋时期

相关人物:

辕涛涂——春秋时期陈厉公长子,又称陈涛涂

陈宣公——名杵臼,陈桓公少子,周朝诸侯妫姓陈国国君

陈完——陈国公族,陈厉公之子,战国时期田氏齐国的始祖

 

春秋时期

齐桓公慢慢走上称霸之路

此时的陈国却国势渐微,陷入内乱

陈桓公病重,其弟杀太子而继位

是为陈废公

废公又被桓公其他三子所诛

桓公长子继位,是为陈厉公

陈历公在位时日较短

便因病而薨

嫡长子陈涛途年幼

难以承继大位

于是便约定兄终弟及

桓公第三子继位,是为陈宣公

时光荏苒

不觉已是十年过去了

历公的两个儿子都已经长大成人

长子陈涛涂,次子陈完

都很有贤名

在朝中任大夫一职

而陈宣公却不如刚继位时那般勤政

渐渐地沉迷酒色

宠爱妾妃,不理朝政

太子御寇良善敦厚,屡次直言上谏

渐渐惹得陈宣公不满

陈宣公便有了废太子,立次子的打算

太子御寇勤政爱民,不似其父

并且与陈完交好

宣公本就不喜太子,又加之宠妾的诬陷

此时更加是疑了心

怀疑太子结交朝臣,意欲取代自己

便以图谋不轨之罪杀掉太子

还要杀掉所有和太子有关联的人

陈完见状,逃到了齐国

陈涛涂闻讯

联络一些朝臣赶去王宫

等他们到了王宫,太子御寇已是血溅当场

陈涛涂痛悔自己晚来一步

又一次劝谏宣王不要赶尽杀绝 

宣公眯起细长的眼

定定的看着跪在地下的陈涛涂

半晌,才冷冷地说:

“大夫以为是先君之子

便可以在任意干涉寡人了么?

还是说

大夫和令弟一样

与寡人这个逆子是同谋?”

陈涛涂心内一惊

诚恳的表白自己一片赤诚

决不会谋权夺位

朝臣一片附和

极言陈涛涂为国为民,毫无私心

看到陈涛涂在朝中的威望如此之高

宣公的眼神更冷了

心中渐起了杀机,表面上却波澜不惊

他哈哈一笑,起身搀扶起陈涛涂

不仅不降罪,反而表彰陈涛涂

把其弟陈完的封邑都赏赐给了陈涛涂

深夜

几个老臣聚集在陈涛涂的家里

为陈国的未来忧心忡忡,共同劝说陈涛涂:

“国君无德,残杀太子,重用奸佞之人

公子大贤,乃是先君长子

最有做国君的资格

我等愿拥护公子成为陈国国君。”

陈涛涂急忙制止

表明自己绝无争位的想法 

群臣欲再劝,陈涛涂正色:

“再做如此之言,便是与我陈涛涂为敌。”

窗外,有人偷听

而后如实报于陈宣公

陈宣公怒极:

“寡人还在位,就要密谋造反不成?”

此人答道:

“君上,公子涛涂并未如此想,皆是……”

话还没说完,人头已经落地

此人死不瞑目,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陈宣公还剑入鞘,咬牙冷笑:

“好个陈涛涂,人人都要你为君

寡人偏偏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恰在此时,齐国与楚国开战

需假道于陈、郑之国

按照诸侯之间的惯例,假道之时

这个国家需要担负相应开支

陈宣公心知陈涛涂胸怀子民

想要让他看一看齐军过后的满目疮痍

以激起陈涛涂对齐桓公的不满

只要陈涛涂流露出对齐桓公的一丝不满

无需陈宣公动手

齐桓公自会动手杀之

故派陈涛涂去迎接齐桓公

齐桓公到后

陈涛涂有礼有节,进退有据

告知齐桓公借道之时

不可破坏陈国百姓的田地

一向喜爱贤才的齐桓公见了大悦

严明军纪,不准齐军骚扰陈国百姓

陈宣公计策落空

反而徒让陈涛涂增加威信,暗自愤恨

齐楚召陵之盟

齐国霸权得以稳固

齐桓公班师还朝

要再次借道陈、郑两国

陈涛涂担忧齐国假道之时

会对陈国不利

便找到齐桓公,说:

“陈、郑地界狭小,不便展现霸主之威

诚谏齐君沿东海还国。”

齐桓公刚刚得胜,也想借此立威

便采纳了陈涛涂的建议

陈涛涂松了一口气

可谁知,有人暗地里向齐桓公告密

言之切切,证据确凿:

说东海地近蛮夷,容易被伏击

陈涛涂如此谏言,意图欺骗齐桓公

他的真实想法是阻止齐国假道

齐桓公大怒,而后又哈哈大笑:

“很少有人敢如此欺骗寡人

这个陈涛途,胆子倒是不小。”

于是,下令扣押了陈涛涂

依旧假道陈郑两国返还

这时

齐国的使者慌忙来报,说是国相管仲病重

桓公闻言

顾不得审讯陈涛途,留下军队慢慢行军

自己带着亲信,快马加鞭赶回临淄

齐军少了国君的约束

加上刚刚经历了一场大胜仗

沿途多有骄横之态

陈国不得不小心接待

一日,一队齐军追赶野猪

把陈国的农田糟蹋的一塌糊涂

陈国百姓敢怒不敢言,只能暗自垂泪

陈宣公借机制造谣言

说都是陈涛涂惹怒了齐桓公,才有此之祸

陈国百姓却不相信

反而怀念被陈涛涂保护的日子

陈宣公更加嫉恨陈涛涂

心内盘算

无论如何不能让陈涛涂活着回来

于是,陈宣公不仅不救陈涛涂

反而指责齐桓公抓了陈国大夫

宣布陈国独立,不再依附齐国

宣公想要借此激怒齐桓公

借齐桓公之手杀掉陈涛涂

齐桓公回到临淄之后

看着管仲的病有所起色,心情大好

不愿意和陈国过多计较

于是

只命令军队开往两国边境威慑

逼迫陈国改变主意

陈宣公这次下定决心

无论如何也不肯改变自己的决定

齐桓公岂会不知陈宣公之意

亲自来到监牢之中看望陈涛涂:

“前者,公子缘何不愿我军假道?”

陈涛涂不卑不亢说道:

“齐国势大,陈国弱小

一则不堪承受大军过境的费用

二则恐齐军顺手灭掉陈国

为陈国计,故有此谏。”

齐桓公不怒,反而大笑:

“公子高贤,身份尊贵

陈君不能用

太子御寇贤善,陈君杀之

如此不能容人

公子何不来我齐国

与你的弟弟一起辅佐与我?”

陈涛涂叩谢了齐桓公的好意:

“我兄弟二人,皆是先君之子

同来齐国,有辱先人。”

齐桓公更加喜爱陈涛涂之才了

便令陈完前来劝说

一别经年,兄弟二人再次相见

竟是在如此情况下

即便齐桓公不加刁难,监牢内也是简陋寒苦

灯火半明灭,映出兄弟二人凄然的脸

面前酒席虽丰盛,二人皆无心茶饭

陈完深知兄长,并没有劝降

反而劝陈涛涂自立为君:

“齐君抓兄长,未尝没有惜才之意

国君寡恩,给了君父一个‘历’的称号

每每念及,心有不甘

兄长内有群臣拥护,外有齐君帮助

可想过自立为君,而后守护百姓

为父正名?”

陈涛涂反问道:

“你愿意我陈国再起战乱么?”

陈完笑着摇摇头

陈涛途有意试试弟弟,便问道:

“依你之见,此困境该如何解决?”

陈完哈哈一笑

说道让陈涛涂以前国君之子的身份

诈称想归国继承君位,请求齐桓公的帮助

事成之后

承诺一切以齐国马首是瞻

如此即可两全

只是施行此计

公子完还是有一定的凶险的

公子完坚定的说:

“哥哥,我们就这样做吧

我离开故国多年

也让我为故国做点事情吧!”

陈涛涂欣慰的点头

自己的这个弟弟,真的长大成熟

已经完全脱胎换骨了

二人无言

端起杯中酒,一饮而尽

齐国产烈酒

烈酒火辣,划过喉头,暖洋洋的慰藉

醉眼微醺中,陈完慢慢伸手

抚平哥哥那紧皱的眉头

醉了好呀,醉了

或许能让哥哥暂时放下家国天下

暂时轻松片刻 

翌日

陈涛涂主动请见齐桓公

希望桓公可以支持自己在陈国继位为君

并承诺

自己即位后,陈国将依然是齐国的附国

如此一来

齐陈两国的危机都可解除

齐国还依旧可以保持在诸侯国内的威信

陈完在一旁推波助澜

极言如此,便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齐桓公称善

唯恐陈宣公不愿意退位

便派大军护送陈涛涂回国

一路上

在齐军的威势和陈涛涂的威信之下

他们所过之处

陈国的百姓夹道欢迎,击掌相庆

陈宣公傻了眼

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局

又不敢真的和强大的齐国开战

陈涛涂把齐军留在了外面

要求和陈宣公谈一下

希望可以不流血来解决这个问题

陈宣公无奈,只能同意

谁知

陈涛涂见了宣公便下跪请罪

直言设此计策

一是为了帮助齐陈两国重修旧好

二是为了自己可以继续回到陈国效力

但国君之位

自己是万万不敢有此想法的

国君之位唾手可得,陈涛涂却主动放弃?

陈宣公又呆了

“你想要什么?”陈宣公迷茫的问

“臣想要和君上一起

守护好祖先留下的基业。”

  

陈宣公一震,难以置信的望着陈涛涂

陈涛涂目光坚定,坦率的望着陈宣公

宣公向着陈涛途,深深一拜:

“寡人惭愧,当竭力治理陈国

不负大夫一片苦心。”

 

虽然陈涛涂放弃了国君之位

欺骗了齐桓公

但陈宣公上表请罪

愿意归顺齐国,重新结为盟好

齐桓公虽然两次被陈涛涂欺骗

但齐陈两国危机已解

涛涂所为,浑无私心

也就大度的哈哈一笑,不再计较

陈宣公经此一事

幡然悔悟,痛改前非

开始勤政爱民

并且把阳夏之邑封给了陈涛涂

陈涛涂为了表示

今后不与陈宣公争位的决心

主动放弃陈国公族的陈氏

以祖父伯爰的字“爰”为氏,称辕涛涂

这便是袁姓的起源

袁姓后人感念辕涛涂心存大义

皆尊辕涛涂为袁姓得姓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