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氏解读 | 郑马之“韩”姓起源

“郑州银行杯”2019郑州国际马拉松赛,将于10月13日鸣枪开赛。郑州地处中原,位居中华腹地,九州之中。中原文化博大精深,华夏文明、根祖文脉、姓氏文化等众多文化发源于此。据统计,在前100个中华大姓中,有82个直接起源于河南,涉及当代华人近90%的人口。今天,小编带您一起追溯韩姓起源,解读韩姓故事。 

 

姓氏起源

韩姓起源有二其一 出自姬姓其二 少数民族改姓


姓氏故事

得姓始祖:韩厥

时    期:春秋时期

相关人物:

韩厥——韩氏一门遗孤,三军司马,后成正卿

赵盾——晋国正卿,权倾朝野,延续了晋国霸业

屠岸贾——晋国大夫,后为正卿,阿谀奉承,使赵氏灭门

 

春秋时期

齐桓公率先称霸

晋文公接踵而起

晋国霸业既成

六卿中的赵氏一族顺势崛起

晋文公后

赵盾成为晋国第一重臣,号称正卿

竭力维护着晋文公的霸业遗志

与赵氏形成鲜明对比的,乃是韩氏

韩氏封地处在秦晋两国边界

屡遭战乱,且人丁不旺

随着韩家家主韩與英年早逝

韩氏一脉竟仅剩韩與的小儿子——韩厥一人

好在赵氏收养了韩厥

对其悉心照顾

而这份恩情也被韩厥牢牢记在了心中

韩厥自幼习武练功

长大后更是英勇不凡

他目光如电

做事一丝不苟,不畏强权

且胸怀报国之志,颇有大将之风

赵盾很欣赏韩厥

让年纪轻轻的他担当三军司马

掌管军法

秦晋河曲之战

赵盾亲征

三军用命,战鼓擂擂

各个队伍正紧张有序地做着战前准备

韩厥站在高台,手执赵盾亲赐军法剑

俯视着雄壮的晋国军队,目光炯炯

这时

一辆显眼的战车突然驶入军队之中

肆无忌惮地扰乱队形,甚是嚣张

这辆马车由四匹骏马共驾

显然是赵盾的戎车

韩厥目光变得凌厉

他跳下高台

传令拦下马车,将车夫扣住

马车当即被强行勒停

但却无人敢扣押车夫

韩厥走来一看,这车夫是赵盾的御戎

更是赵盾的亲信

他趁赵盾不在

驾着赵盾的战车横冲直撞

如今车被拦下

但谁又敢擒赵盾的亲信呢?

韩厥一脚将车夫踹翻,反手绑了起来

车夫大喊:

“我乃正卿御戎,你敢绑我?”

韩厥充耳不闻,拿出军法宣读一遍

最后,他一字一顿地说:

“按军法,当斩!”

车夫猖狂地说:

“任他什么军法,能管得着我?”

说完还挑衅地吐了一口唾沫

韩厥收好军法,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可这一眼

却让车夫不寒而栗

韩厥拔出宝剑,高高举起

车夫慌忙跪地求饶,声音凄厉

但为时已晚,韩厥手起刀落

鲜血喷洒在周围将士们的盔甲上

韩厥就这样毫不留情地杀了赵盾的亲信

将士们一个个目瞪口呆

紧接着便议论纷纷:

“杀正卿御戎,如斩正卿双股

韩厥要完蛋了!”

“出征前刚提拔他

转眼就背叛了正卿,这不是找死吗?”

随军出征的人中

有一大夫名曰屠岸贾

一直想讨赵盾的欢心

见此情形,他当即大喝道:

“来人,把韩厥抓起来!”

韩厥擦着剑上鲜血

吐出两个字:“谁敢?”

周围将士都不敢轻举妄动

屠岸贾轻蔑地说:

“敢杀正卿大人的亲信,你可死定了!”

“何事如此?”

一阵浑厚的声音传来

将士们立刻站得整整齐齐

高呼:“正卿大人!”

韩厥插剑入鞘

不卑不吭地行将帅之礼

屠岸贾则恨不得要跪倒地上

赵盾看着自己御戎的尸体

却仿佛早已料到,丝毫不惊

屠岸贾谄媚道:

“正卿大人,这韩厥目中无人

竟敢杀大人的御戎

我正要把他抓起来,交大人处理。”

韩厥义正辞严地说:

“大战在即,此人依仗权势

肆意驾车,扰乱军纪,理应当斩!”

屠岸贾急了:“大人,你看他还嘴硬……”

“好!”赵盾突然大笑,拍手称赞

“你掌军法,本卿放心!”

屠岸贾一时懵了

赵盾转身对众将士言道:

“军法如山,韩厥此举无过

你们当引以为戒!

以后再有人犯,正如御戎!”

众将士躬手齐应:

“谨遵正卿大人旨意!”

韩厥仍是不苟言笑

在他心中,秉公执法

便是对赵盾,对晋国最好的报答

“反倒是你……”

赵盾话锋一转,看向屠岸贾

“韩厥乃三军司马

你是何等身份,敢僭越抓人?”

屠岸贾面如土色,慌忙解释道:

“我……我是为了大人……”

赵盾不想再听,他挥挥手:

“拉下去,打三十军杖。”

两个士兵立刻架起屠岸贾,前去行刑

屠岸贾早已吓得双腿失重

一路哀嚎求饶,渐渐被拖走

是夜

赵盾的营帐内,赵盾韩厥相对而坐

两人听着战场上的喊杀声,慢慢对饮

赵盾叹了口气:

“晋国霸业

最忌屠岸贾之流,最需汝等才俊。"

他顿了一下,鹰隼一般的目光看着韩厥

“依我看这正卿之位,以后终会是你的。”

韩厥心里咯噔一下,但面容仍是冷峻:

“我韩厥无逢迎之能

朝中无友,怎能成正卿?”

赵盾看着韩厥,眼神又变得慈祥如父:

“你公正果敢,气魄非凡,终有君臣相助。”

韩厥不再多言

营帐外

月明星稀,火光冲天

喊杀声却越来越小

赵盾执政鞠躬尽瘁

四十八岁去世

儿子赵朔成为赵家家主

晋国日衰

楚庄王问鼎中原,成就霸业

随着荒淫无道的晋景公继位

晋国内政也陷入混乱

如此严峻形势

韩厥依然能秉公执法,刚正不阿

他挡楚败齐,差点生擒齐国国君

战功赫赫,被升任为卿士

但和阿谀奉承,投君王所好的屠岸贾相比

韩厥的晋升就显得太慢了

每次看到晋景公和屠岸贾一起哈哈大笑

韩厥心中便忧虑不已

这天

韩厥突然接到急令,说北境有戎狄流窜

让他前去巡查

韩厥去到北境,却未见戎狄踪迹

这时

一匹快马赶到

带来一个消息——赵氏被屠岸贾带诸卿灭门

韩厥脸色煞白

骑上快马,抄小路马不停蹄地往回赶

下宫

昔日繁华的赵家府邸

已化为一片废墟,烟依然在飘

浓重的血腥味从府邸内传来

韩厥跳下马

跪倒在地,双拳紧握

牙齿几乎快要被他咬碎

“为什么?”

韩厥压抑着心中的怒火问道

一旁的随从小心翼翼地说:

“是屠岸贾假传君令。”

韩厥双眼通红

慢慢站起身,走向废墟

想去看一眼赵盾的牌位

穿过一具具尸体

韩厥从地上捡起赵盾烧焦的牌位

寂静阴森的周围

韩厥隐约听到一阵细微的啜泣之声

他小心翼翼地踏着地面

只感觉一块空荡荡的木板

他环视四周

天色已晚,已经无人在此

韩厥悄然将木板掀起

只见一个地洞

他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地洞中

一个医师模样的人正和一个孕妇瑟瑟发抖

韩厥认得他们

医师乃是赵家专门请的,名叫程婴

而孕妇正是赵朔的妻子

庄姬夫人!

她肚子里的,便是赵家最后的希望了!

韩厥看着庄姬夫人的肚子

不由得喜极而泣

“天不亡赵。”

韩厥小心谨慎地将庄姬夫人和程婴护送到了安全地带

可此时屠岸贾发现庄姬夫人逃脱

正下令士兵四处追查

冷冷清清的街道上

士兵们一阵阵急促地脚步声像是催命符一般

不久

屠岸贾便找到了程婴

从他手中夺来了赵氏最后的血脉

将一个婴儿丧心病狂地扼杀

赵氏就此覆灭

但是

在一个深山之中

一个婴儿正慢慢成长

韩厥时不时地来看望他

传授他武艺,和为人之道

如果不是这个婴儿,韩厥早已死谏去了

可如今

他要等待一个机会

八年之后,晋景公去世

又过七年,晋厉公去世

新的晋国国君晋悼公继位

晋悼公深明大义

早已对把持朝野

糜烂腐朽的屠岸贾之流厌恶至极

要清洗朝野

这是为赵氏翻案的大好时机

韩厥立刻上书,陈情当日情景

诉诸屠岸贾罪行,晋悼公当即应允

韩厥大步入殿

他的头上已增添了许多白发

却精神抖擞,他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

大殿之上

韩厥述说着当年赵氏一门的惨剧

痛斥着屠岸贾欺君罔上

假传君令、滥杀无辜等不可饶恕的行为

最后,韩厥激愤地说:

“赵衰、赵盾等赵氏族人为我大晋呕心沥血

才成就我晋国霸业

如今,他们竟遭灭族

无人承袭爵位,祖上封邑化为废墟

这以后,还会有谁来为我晋国尽忠呢?”

这番话点到了晋悼公,他问道:

“赵氏如今可还有后人?”

“有!”韩厥强忍泪水

“我打听到

当年巫医程婴为赵氏庄姬夫人接生一子

被屠岸贾听说后

程婴便用自己的孩子替换赵氏之子被杀

赵氏孤儿名曰赵武

如今在深山之中,与常人无二。”

晋悼公听完,感叹道:

“事件竟有如此忠义之士。”

又思索一番,问:

“韩厥,听闻赵家对你有养育之恩

此事你不是在徇私情吧?”

韩厥当即跪地伏拜:

“臣一生为我大晋着想,从不徇私!”

众卿此时也都纷纷进谏

历数屠岸贾的罪状,请求晋悼公严惩屠岸贾

晋悼公哈哈大笑

即刻传令杀屠岸贾,接赵武袭爵

当天

韩厥派人,连夜将赵武接到家中

望着十五岁稚嫩的赵武

韩厥仿佛看到当年的自己

终于忍不住,痛哭流涕

下宫之上

赵氏的府邸慢慢建成

韩厥亲自监督

将赵氏先祖的牌位重新制作

赵氏祠堂

韩厥看着赵盾的牌位

深深地行着一个大礼

刑场

屠岸贾被五花大绑,跪在地上

韩厥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从腰间拔出剑来,剑上锈迹斑斑

仍是从前赵盾赐他的那把军令剑

“生死由命。”

韩厥和屠岸贾几乎一起说出了这句话

屠岸贾被杀

赵氏一族平反昭雪

韩厥执法严明

功劳卓越,被举为正卿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昔日赵盾的预言,于此刻成真

韩厥自幼丧父

却不坠青云之志

历经五世国君,皆恪守己道

公忠体国,战功赫赫

知恩图报

是一代贤臣良将

将韩氏一族从没落拉向兴盛

韩氏一族最终参与三家分晋

建立韩国

都是韩厥的遗惠

韩国后人多以韩为姓

尊韩厥为得姓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