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氏解读 | 郑马之“陆”姓起源

“郑州银行杯”2019郑州国际马拉松赛,将于10月13日鸣枪开赛。郑州地处中原,位居中华腹地,九州之中。中原文化博大精深,华夏文明、根祖文脉、姓氏文化等众多文化发源于此。据统计,在前100个中华大姓中,有82个直接起源于河南,涉及当代华人近90%的人口。今天,小编带您一起追溯陆姓起源,解读陆姓故事。 


姓氏起源

陆姓的起源主要有四:其一  出自颛顼颛顼之子称的族人分布在今河南东南汝河地区其二  出自妫姓战国时,齐宣王封少子田通于陆乡子孙以陆为氏其三  出自允姓西周末,西部允姓戎人一支进入秦岭北的骆谷居于骆谷的戎人取陆终昆吾之简称为陆昆史称陆浑戎在春秋初陆浑戎一支东迁到河南西部洛水上游,在今河南嵩县东北伏流城北建立了陆浑国,子孙遂以国为氏,称为华夏一份其四  出自他族改姓。


姓氏故事

得姓始祖:田通

时    期:战国时期

相关人物:

田通——齐宣公少子,后被宣公封于陆乡

孟轲——即孟轲,儒家学派代表人物,与孔子并称“孔孟”

齐宣王——妫姓,田氏,战国时代齐国国君

 

战国时期

各诸侯国纷争四起

群雄逐鹿,战火纷飞

齐国曾经是春秋霸主

后日渐衰微

直到田氏代齐

国家才慢慢恢复稳定

这一任国君齐宣王励精图治

试图恢复祖上荣光

田通是齐宣王的少子

他眉目清秀,温润俊雅

与他的哥哥们喜欢骑马射箭不同

田通一听到征战事宜就打瞌睡

他最爱去的地方是稷下学宫

他喜欢里面那些有趣的人

那些有意思的知识

于是

田通主动向宣王申请

要去管理稷下学宫

稷下学宫乃先王齐桓公命田午所建立

目的便是招揽人才

此时的稷下学宫,云集了各国的士子

他们来到这里

渴望著书立说,实现心中抱负

和田通交好的兄弟和大臣们都劝田通

在这个以武力为尊的天下

还是应该一刀一枪在战场上建功立业

才能够被国君重视

而不是管理着一群只会高谈阔论的儒士

田通并不理会

而是兴高采烈的上任了

在这里

有人说着“白马非马”的故事

有人讲着“道使物动”的玄妙道理

还有的人,在探讨着“五行生克”的原理

这一切一切的知识,都让田通着迷

这日

稷下学宫来了一个叫做孟轲的学者

要和荀况展开一场关于人之初的辩论

两个人峨冠博带,侃侃而谈

荀况认为人性本恶,生而好利

新生幼子,尚在牙牙学语

便会争夺守护玩具

这便是人性本恶的有力证明

而孟轲认为人性本善

孩提之童无不知爱其亲者

两个人舌灿莲花,辩论的非常精彩

引起了儒士们的热烈讨论

到底人之初是性本善,还是性本恶呢?

正在讨论激烈的时候

“嗖”一下,一支箭飞来

擦过孟轲的衣领

深深的射入台上的柱子

箭尾还在颤巍巍的抖动

讨论戛然而止,全场寂然

众人回头看时

太子田野手持弓箭

带着一丝不屑的冷笑

还保持着射箭的姿势

田通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向太子

太子瞥了一眼田通

又对着儒士们轻蔑地说道:

“竖子,空谈误国!”

太子拉满弓

闪着寒意的箭头指向台上

田通定定的站在太子前面,有礼而威严:

“殿下,学宫乃是先祖所设

莫非太子对先祖的制度有所不满?”

太子一愣,恶狠狠地瞪了田通一眼:

“真有本事,来校场

咱们真刀真枪的较量

酸溜溜的咬文嚼字能守卫国家么?

能打胜仗么?”

太子收了弓

随手把弓扔给随从,转身离去

田通愣愣的看着太子走远

心怀郁闷

信步走出了学宫

在街上漫无目的走着

街上

两个六七岁男孩手持木棍木剑,模仿打仗

在街上欢快的跑着

猛然,两个孩子一个不小心

把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撞倒在地

老人艰难的想要起身

却挣扎了几下,无法动弹

两个孩子不仅不道歉

反而指着老人哈哈大笑

田通急忙跑步上前,扶起老人

斥责孩子不懂礼节

孩子的父母站了出来

理直气壮地批评田通态度粗暴

怎么能够去为难两个孩子?

田通气的脸通红

直接喊来侍卫把人抓走处置

同时派人送老人回家

望着渐归平静的大街

想起刚刚听闻的性善和性恶的辩论

田通有感而发,不由感叹:

“孩童皆学成人,实乃教养之过也。”

旁边的人哈哈大笑:

“不错,人性之善也,犹水之就下也

孩童本善,但风气与教育使之然

说有些人不善良

那不能归罪于天生的本质。”

田通转身一看,原来是刚刚辩论的孟轲

田通邀请孟轲到他的居所

两人秉烛夜谈,相见甚欢

田通尤其推崇孟轲要养天地浩然正气的观点

心神向往之:

“天地生君子,天地生正气

君子以正气养天地。我自叹弗如呀。”

“不!”孟轲摇头

“公子能在太子的箭下挺身而出

能去热情帮助别人

见到不平之事便去纠正

这正是一身正气呀。”

经此一事

田通反而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目标

要以稷下学宫为首,行教化之事

同时

他十分认可孟轲提出的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观点

想要把孟轲推荐给父亲

战国各诸侯为了扩大自己的实力

以武为尊

上行下效

民众也皆是重武力,轻礼制

这已经是一个礼崩乐坏的年代

要在这样一个时候倡导礼制教化

无异于逆流而上

但田通觉得自己有足够的勇气

来实现自己的理想

田通奏请齐宣王

为稷下学宫的学者们修高门大屋

并授予“上大夫”的称号

以此提高稷下学宫的地位

吸引更多的贤士到来

田通的这个行为

被太子理解为想要争权夺利

提升田通自己的地位

齐宣王对此也开始怀疑

驳回了田通的奏折

田通没有气馁

那一句“君子养天地浩然正气”激励着他

令他不畏艰险,百折不挠

为了表示自己没有私心

田通交回了自己的封地

同时变卖所有值钱的东西

自己出钱,为那些贤士建造了高门大屋

在人烟稠密的场所建立了可容百人的讲坛

自己身为公子,却过着简朴的生活

讲坛落成之后

孟轲便第一个为大家宣讲儒学的仁义之风

但听者寥寥

田通孤零零的坐着

望着空荡荡的讲坛

从日中一直坐到满天星河

夜半那清冷的露水打湿了他的鞋袜

他也浑然不觉

一股委屈和愤懑之情在心中萦绕

堵的难受,终于从眼眶喷薄爆发

田通,落泪了

他的眼泪滴在清冷的月光里

滴在婆娑的树影下

他的眼泪包含着太多的委屈和不解:

为何自己做出了最大的努力,依旧收效甚微

为何自己一心为国,父亲并不理解

为何自己一心想行教化之事

百姓并不乐意接受

孟轲也不说话

只是远远地站着,陪着他

擦干眼泪,田通坚定地站了起来

仰头望着天空

行教化之事,传播天地的浩然正气

都是伟大而孤独的

就像那亘古的太阳和星辰

泽披万物,无声无息

却在人的心中埋下了向往光辉的种子

只待春雷一声,便轰然炸响

重新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后

田通走到孟轲的旁边

二人热烈的讨论着:

孔子讲学

万人空巷,争相拜师

为何自己的讲坛,就无人来呢?

归根到底,还是名气不够

无人赏识

于是

田通去求见了王后钟无艳

钟无艳虽然面貌丑陋

但甚贤

齐宣王很尊重她

钟无艳应邀来听孟轲讲学

认为孟轲大贤,甚喜

极力向齐宣王推荐孟轲

于是

齐宣王召见了孟轲

孟轲向齐宣王进言

要用“仁政”来代替征伐的“霸道”

齐宣王虽不甚认同孟轲的观点

但也认为孟轲的确是一个贤德之士

于是便拜孟轲为上大夫,并时时召见

如此一来

有了齐宣王和王后钟无艳的影响

孟轲再次讲学,就已经座无空席了

田通、孟轲和稷下学宫的名气越来越大

在田通的再次奏请下,齐宣王下诏

稷下学宫的贤者,皆尊以“大夫”的头衔

允许他们直言上谏,商议国事

于是

贤者云集,诸子百家

纷纷赶往了齐国的稷下学宫

田通开门揖客,礼遇有加:

道家来了,法家来了,兵家来了

阴阳家、纵横家、名、墨、小说、农家

等各家学派林立!

在稷下学宫

田通鼓励他们围绕

天人之际、古今之变

礼法、王霸、义利等话题

展开辩论

把他们的观点汇集成书

在齐宣王的大寿之日

田通把它作为礼物,郑重的献给了父亲

“天道不绝,吾道不孤

以此书献父王

愿我齐国长存天地浩然正气。”

田通把书献上,俯身说道

齐宣王急命人接过礼物,并给田通赐座

田通之座,仅位于太子下首

齐宣王凝视着这个面如冠玉的小儿子

本来只以为是他的心血来潮,小打小闹

没有想到事成燎原

齐国的经济和军事得此助力,遥遥直上

“封地已经没了,以后预备如何?”

齐宣王慈爱的问着小儿子

田通恭恭敬敬回答:

“儿臣为父王管好稷下学宫

有贤者为齐国出谋划策

儿臣心愿足矣。”

齐宣王哈哈大笑,下令封赏

把田通封到了陆乡

田通年老后

便回到了自己的封地陆乡

照着孟轲的仁政思想

将此地治理得井井有条

田通主持的稷下学宫

是世界上第一所由官方举办

私家主持的特殊形式的高等学府

中国学术思想史上这场

不可多见、蔚为壮观的“百家争鸣”

是以齐国稷下学宫为中心的

它作为当时百家学术争鸣的中心园地

有力地促成了天下学术争鸣局面的形成

在此期间学术著作相继问世

故在宣王

时受上大夫称号之稷下士多达七十六人

陆乡后人多以陆为姓

他们共尊田通为陆姓得姓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