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氏解读 | 郑马之“石”姓起源

“郑州银行杯”2019郑州国际马拉松赛,将于10月13日鸣枪开赛。郑州地处中原,位居中华腹地,九州之中。中原文化博大精深,华夏文明、根祖文脉、姓氏文化等众多文化发源于此。据统计,在前100个中华大姓中,有82个直接起源于河南,涉及当代华人近90%的人口。今天,小编带您一起追溯石姓起源,解读石姓故事。


姓氏起源

石姓起源有四:其一  源于姬姓,出自春秋时期。属于以先祖名字为氏。其二  源于子姓,出自春秋时期宋国的公子段。其三  源于嬴姓出自春秋时期秦国石作氏。其四  少数民族改姓。


姓氏故事

得姓始祖:公孙碏(石碏)

时    期:春秋时期

相关人物:

公孙碏——姬姓,石氏,春秋时期卫国贤臣

州吁——姬姓,卫氏,卫桓公异母弟,卫国第十四任国君

姬厚——公孙碏之子,与州吁交好

骀仲——姬厚之子

 

春秋时期

卫国是第十二任国君卫庄公在位

卫庄公立太子姬完

但他最宠爱的却是小儿子州吁

州吁乃是一个侍妾所生

身高八丈,豹头虎目

最喜欢带兵打仗

州吁仗着有卫庄公宠爱

多次越礼侮辱太子完

太子完悌爱兄弟,总是不予计较

卫庄公不仅不责罚州吁

反而让他继续手握重兵

相国公孙碏对这种情况,很是忧虑

就劝卫庄公:

“州吁并非太子,横行无礼

手握重兵,他日必乱。”

可是,卫庄公不以为然

公孙碏有子姬厚,和州吁往来甚密

公孙碏严厉禁止姬厚和州吁来往

庄公死后

太子完继位,是为卫桓公

州吁不知悔改

反而日复一日的骄横放纵

卫桓公忍无可忍,听从公孙碏的建议

剥夺了州吁的兵权,只是把他流放他国

公孙碏看到桓公仁厚,甚是欣慰

自己因日夜操劳,积劳成疾

上表请求告老还乡

卫桓公虽然不舍得公孙碏

但也顾念公孙碏的身体

允许他归去

但是还保留相国的职位

朝廷大事,也必遣人问之

对于姬厚

卫桓公像对待公孙碏一样委以重用

信任有加

流放的州吁不断上书表示悔过

希望可以回到故国

而姬厚也不断在桓公前面提及州吁如何痛改前非

终于,桓公下昭

结束了州吁十几年的流亡生活

州吁回国后,并未悔改

反而勾结姬厚

在宴会上杀掉桓公,自立为君

封姬厚为相国

州吁弑君继位后

卫国内外,一片反对之声

于是

州吁想要请公孙碏出山

用公孙碏的威望来稳固自己的地位

这个事情

州吁交给了姬厚来完成

得知桓公噩耗的公孙碏

跪在祠堂

望着祖先的牌位痛哭流涕:

“先祖在上,姬碏教子无方

竟然让逆子犯下弑君的大罪。”

公孙碏在祠堂跪了一夜

直到发白的曙光慢慢透过窗棂

他慢慢抬起头,终于下定了决心

公孙碏起身,揉了揉酸痛的膝盖

他打开祠堂的大门

清晨那微凉的空气,满园的鸟啼

和那熹微的晨光一起

迎面扑向了自己

公孙碏长叹一声

脚步坚定,走出了祠堂

早已经等候在外的家将獳羊肩禀报:

“少爷带着上面赏赐的礼物和匾额在大堂等待

得知老爷在祠堂,少爷十分惭愧

现在外面跪着请罪呢。”

公孙碏皱了皱眉头

砸烂匾额,扔掉礼物

把姬厚也赶出去

本来信心满怀可以请父亲出山

结果碰了一鼻子灰

姬厚只能灰溜溜的走了

州吁无奈

想出对臣民恩威并施的方法

但似乎也没有多大的效果

州吁愁眉不展,找姬厚来商量

希望可以重新邀请老相国出山

以公孙碏的威望

只要他支持

其他大臣也就不反对了

姬厚犹豫:“能行么?

父亲性子拗的很

我前次劝说父亲,还是无功而返。”

州吁笑了:“那是我们用错方向了

寡人听说

老相国最疼爱的你的儿子骀仲……”

姬厚恍然大悟,哈哈大笑

于是

州吁封十二岁的骀仲为中郎将,名列上卿

命姬厚带着贵重的礼物,前去宣旨

这次果然不同

公孙碏打开大门

让姬厚进来,并收下了礼物

姬厚趁机跪在父亲前面请罪

并说事实已经如此,无法改变

希望父亲可以看在卫国的份上

帮助州吁稳定朝局

公孙碏沉思良久

扫了一眼还跪在地上的姬厚,淡淡的说道:

“新王若得周天子接见

自然地位稳固,无人反对。”

姬厚一听大喜

对呀,我之前怎么没有想到呢?

随后,姬厚又皱起眉头:“父亲,这个难办呀

周天子可不是想见就能见的

父亲可有方法教我?君上必定感激万分。”

君上?

公孙碏皱了皱眉

但还是控制着情绪,说道:

“陈侯与周天子相厚,又和卫国交好

如若备上厚礼

你和君上亲自去请求陈侯帮忙

以表诚意,陈侯必定不会拒绝。”

姬厚心里乐开了花

心说还是自己的父亲厉害

事情办好以后,姬厚不敢多呆

转身要走

公孙碏喊住他:“厚儿,你好久未曾回家

这一走,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

今晚和媳妇孙儿一起吃个团圆饭

明早再走吧!”

着急回去复命的姬厚犹豫了一下

还是留下了

姬厚嘱咐人去告知州吁提前准备

自己则留在家里陪父亲吃晚饭

这日,公孙碏一反常态

对姬厚慈爱有加,还兴致很高,酒到杯干

没多久

公孙碏就醉得不省人事

姬厚照顾父亲睡下,就退了出去

公孙碏坐了起来

望着姬厚走出去的身影

老泪纵横,无声哽咽

翌日,姬厚走后

公孙碏喊来家将獳羊肩

把早已经准备好的书信交给他

嘱咐獳羊肩快马加鞭,把血书交给陈侯:

“卫国褊小,老夫耄矣,无能为也

此二人者,实弑寡君,敢即图之。”

桓公生母,恰是陈国公主

桓公又遵从公孙碏的教导

和邻国一向和睦

陈侯对于弑君自立

频繁向邻国发兵的州吁

早就不满

此时接到公孙碏的血书,陈侯果然一口答应

接到獳羊肩的复命,公孙碏这才放心

很快,就到了州吁和姬厚出发的时候

州吁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

便吩咐姬厚带着骀仲出来历练历练

姬厚不疑有他,回家带走了骀仲

这日,公孙碏回到家中

獳羊肩嗫嚅的来报:

“少爷临走时,带走了小少爷

说要带着小少爷历练一下。”

“什么?”公孙碏一阵天旋地转,险些晕倒

“这个逆子……州吁对我还是不够放心

他们要厚儿把仲儿带走,当做护身符哇。”

“那现在怎么办?”

“陈侯依约而行还好

如果陈侯有变,你依计而行

组织死士,无论如何

不能让州吁活着回到卫国

你另外组织人手,保护好小少爷。”

“老爷放心。獳羊肩必定以命保护小少爷。”

等州吁等人到了陈国,陈侯果然依约而行

在濮地擒住二人,杀掉州吁

关于如何处置姬厚,陈侯为了难

公孙碏一代贤相,忠君爱民

又只有姬厚这么一个独子

陈侯实在不忍心公孙碏老来丧子

便修书一封

请獳羊肩带着书信,护送骀仲回去复命

至于如何处置姬厚

陈侯表示,一切听从公孙碏的意见

看着平安归来的孙儿

公孙碏忐忑的心终于放下了

紧紧拥着孙儿在怀

但看完獳羊肩传来的消息,公孙碏沉默了

姬厚的妻子见状,拉着骀仲跪下痛哭:

“父亲,夫君他做了错事,理应受到惩罚

但虎毒尚且不食子

纲常虽在,人伦更甚呀。”

公孙碏难过的说:

“护犊之情,本性使然

忠君爱民,方为大义

厚儿,他不该如此糊涂呀!”

姬厚的妻子依然苦苦哀求:

“求父亲看在骀仲的份上,饶了夫君吧

仲儿不能没有父亲呀!”

提起骀仲,公孙碏心如刀割:

“我正是为了仲儿

为了我子孙后代,才不得不如此

家国大义,须臾不能忘却

仲儿要以父为鉴,不可重蹈覆辙。”

早已经泣不成声的骀仲,抬起稚嫩的小脸

庄严的起誓:

“仲儿明白,必定时刻铭记爷爷的教诲。”

姬厚的妻子不再说话,只是哀哀的哭着

转过身,公孙碏对獳羊肩说道:“去吧!”

獳羊肩没有说话

恭恭敬敬施了一礼

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公孙碏瞬间像是老了十几岁

身体晃了几晃,缓缓倒下

“父亲……”“爷爷……”

州吁和姬厚伏诛后

公孙碏迎立桓公之弟公子晋继位

卫国,终于恢复了平静

左丘明在《左传》中称赞公孙碏:

“石碏,纯臣也

大义灭亲,其是之谓乎?”

后世的成语“大义灭亲”

典故便是来源于此

公孙碏在此次事件中所表现出来的大仁大义

大智大勇

为后世君子所称道

公孙碏的孙子骀仲以祖父的字“石”为氏

传承至今

石姓后人多尊公孙碏为得姓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