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氏解读 | 郑马之“马”姓起源

“郑州银行杯”2019郑州国际马拉松赛,将于10月13日鸣枪开赛。郑州地处中原,位居中华腹地,九州之中。中原文化博大精深,华夏文明、根祖文脉、姓氏文化等众多文化发源于此。据统计,在前100个中华大姓中,有82个直接起源于河南,涉及当代华人近90%的人口。


郑马姓氏数据

在本届郑马预报名的跑友中马姓占比1.76%是预报名人数排名第九的姓。今天,小编带您一起追溯马姓起源,解读马姓故事。


姓氏起源

马姓起源有六:其一  来自嬴姓,舜帝治水功臣伯益之后,赵将赵奢后裔,赵奢曾大败秦军,被封在马服,后人以马服为姓,后又改为马姓。其二  西域马姓,马姓是古代西域常见的姓氏之一;其三  改姓,西汉马矢氏、司马氏、满清马佳氏改为马姓;其四  回族马姓,民谚“十个回族九个马,另外还有沙喇哈”;其五  来自子姓,商朝王室姓子,甲骨文卜辞中就有子马条目,子马后人也是马姓的来源;其六 以官职为姓,商朝掌管征伐、田猎之官马正,西周掌管马匹征收之官马质,历代掌管军事之官司马等中皆有以马为姓者。


姓氏故事

得姓始祖:赵奢

时    期:战国时期

相关人物:

赵奢——嬴姓,赵氏,名奢,战国时期东方六国八名将之一

平原君——即赵胜,战国四君子之一,赵国贵族

许历——百夫长,阏与之战后被封为国尉

 

战国七雄并立之际

赵武灵王胡服骑射

赵国从此傲视东方六国

到其子赵惠文王之时

外有大将廉颇、乐乘

内有贤臣蔺相如、平原君赵胜

珠联璧合,敢与秦国论长短

波诡云谲的天下大势

看起来与赵国一个小小的田吏并无太大关系

这个田吏名叫赵奢

他身高马大,剑眉圆目,盛气凛然

但身上只穿着简单的官服官帽

与他的气势并不相称

他更像是沙场征战的猛将

但人各有命

不得志的他也只能无可奈何

不过赵奢一直兢兢业业,一丝不苟

这回

他带着十几个手下,到赵胜家收取田租

他已经来过几次,都没收着

而这次,是法令上的最后期限

 

赵胜权势之大天下闻名

他的府邸也就比王殿小些

门下食客数千,皆生活其中

赵奢站在朱红色的大门前

他的手下都有些颤抖了

赵奢冷哼一声,敲击着大门

有两个人缓缓将门打开

看见赵奢,眼神中有些不屑

赵奢毫不在意,拿出公文道:

“平原君家按律法今应缴田租

请报于管家。”

 

不一会儿

一个管家走了过来,说:

“平原君不在,你下次再来吧。”

赵奢皱了皱眉:

“我已来过数次了

你们每每如是

今天无论如何必须缴纳!”

管家不耐烦地说:

“我说不缴就不缴,哪儿那么多废话?”

他差人关上大门

但赵奢两手抵着,他们三人竟关不上了

管家气得破口大骂:

“小小田吏,敢在平原君门前如此猖狂?”

赵奢看着他说:“猖狂的是你吧!”

不一会儿

又陆陆续续来了八个管家

一同与赵奢理论起来

有的说:

“我主人为赵国殚精竭虑,

不缴田租又能如何?”

有的说:

“我家平原君是大王的亲弟弟

你再敢纠缠,叫你全家死无葬身之地!”

此时,平原君府外已围上来许多百姓

赵奢沉默不语

等他们说得差不多,道:

“他们几人拒缴田租

还败坏平原君名声,抓起来!”

 

他的手下一时愣住了

赵奢瞪了他们一眼

他们才咽了口唾沫

将九个管家一一绑了起来

管家们气急败坏

“你找死!我们主子是武灵王之子

当今王上之弟,你敢打我们

就是打我家主子的脸!饶不了你!”

“我自不会打。”赵奢说道

管家们撇了撇嘴露出得意之色

但赵奢话锋一转:

“按照赵国律法,你们抗田租不缴

是要处死的。”

 

管家们顿时脸色煞白

他们作威作福惯了,哪还知道什么律法?

“你……你敢……”

这些管家声音颤抖

手下劝赵奢三思

但赵奢不为所动,拿着刀

一个个砍了下去

这一切都是依律法而行

但却除了赵奢,没人这么认为

两个赵胜家的仆从惨叫着去找平原君

赵奢的手下吓得屁滚尿流

逃得无影无踪

在场的百姓们也被这场面惊呆了

慌忙四处散开

大门前只剩下九具尸体

和天不怕地不怕的赵奢

 

赵胜很快便赶来

他看着地上的尸体

原本俊秀的面容变得极为难看

他命人将赵奢绑起来

但赵奢肩膀一抖

竟把绑他的人都摔倒在地

赵胜眯了眯眼睛,问:

“你可知,你在谁门前撒野?”

赵奢不卑不亢,挺直腰板回应道:

“公子听我一言

您身份尊贵,天下闻名

但如今您这些管家一个个仗着您的身份

飞扬跋扈,不缴赋税

传出去不仅辱公子之名

更是丢赵国的脸面

再者

您身为王弟,若是带头抗税

赵国必定人心浮动

长此以往,赵国衰微

赵国日落,诸侯群起而攻

到时候,公子纵使富可敌国

也不过一汪幻影罢了。”

 

赵胜被这一席话拨动了心弦

他打量着赵奢

威武不屈,有大将之风

说起话来又有理有据,不失分寸

感叹如此人才竟在这里收田租,着实不该

最终

赵胜并未报复赵奢,并如实交了田租

他还将赵奢引荐给赵惠文王

赵惠文王也很赞赏

一番考核之后

便任命赵奢统管赋税

从此赵国再无人敢不交赋税

民众安乐,国库盈实

赵奢从小吏登上大堂,终有机会一展拳脚

 

这天

王殿之中,群臣云集

一个个面色凝重

赵王在殿上踱来踱去,不住地摇头

根据前方军报

秦国大军压境,并已围困阏与城多日

赵王问廉颇与乐乘:

“如何救援?”

二人均认为路途遥远

关口狭隘,实难救援

且会耗费赵国大量军力

赵王叹了口气

目光停留在赵奢身上

赵奢主管赋税

赵王却要问他战争之事

明显是刚刚没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赵奢自然明白

赵国这些年日益强盛

赵惠文王早就想和秦国掰掰手腕了

他拱手道:

“道远路狭,譬如两只老鼠在洞里争斗

哪个勇猛,哪个得胜!”

 

赵王终于露出了笑容

他任命赵奢为将,领兵救援阏与

廉颇和乐乘对未带兵打过仗的赵奢忧心忡忡

而赵奢抱拳领命,十分果决 

他等这一刻太久了

虽然他主管赋税

但心之所向却是浴血杀敌

他每天研习兵书

并以草木为兵,练习战法

为的就是随时奔赴战场

军中很多人都怀疑赵奢

向他提出各种质疑

甚至是以命令的口吻

而这些意见要么是废话

要么不是赵奢所需

不胜其烦的他,当即立下军令:

“敢为军事进谏者,死!”

这个军令,是要封住那些聒噪之人的嘴

同时,只有敢冒死进谏的勇者

才能真正给予赵奢帮助

 

赵奢带兵出赵都邯郸

三十里之后便安营扎寨,止步不前

众将士议论纷纷

但摄于军法,无人敢言

从阏与那边赶过来一骑斥候

令赵奢快速前往救援

从此再也无人见过这个斥候

将士们噤若寒蝉

而赵奢依旧按兵不动,更是加固营垒

一驻便是二十八天,只派过一人去往阏与

了解到阏与已被团团围困,无从进入

但秦兵还未兴兵攻城

他的眼睛整日盯着阏与的方向

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终于

又一个人骑着马从远方赶来

自称是阏与方向来求援的

士兵们纷纷上前捂住他的嘴

让他不要这么说

赵奢站在哨岗之上

看这人身披坚甲,精神饱满

便冷笑一声,走回营帐去了

那一日

赵奢军队的伙食突然变得丰盛起来

士兵们饮酒作乐,好不快活

赵奢在营帐内与诸将借酒消愁

感叹着秦军之强,道:

“此战去也是无功,何不在这里逍遥快活?”

 

觥筹交错之间

那个来求援的士兵趁着夜色悄悄离开

马不停蹄地往阏与奔去

两天之后

他到达阏与,却未进阏与城内

而是来到了秦军的营帐

原来

他并非赵国士兵,而是秦国间谍

他将自己所见所闻如实禀报给秦国主将

秦将听完后哈哈大笑:

“离国三十里结营筑垒

阏与已经不再是赵国的了。”

至此

秦国便放松了对赵国的戒备

 

第二天

阳光大好

秦将慢悠悠地爬起床,走出营帐

登上哨岗,突然脸色煞白

远处,徐徐炊烟升起

无数的营帐凭空出现,与秦军对峙

原来

赵奢早知那个士兵是间谍

便故意做局,迷惑秦军

等间谍走后

他立刻让士兵们丢弃辎重

卷起甲胄,轻兵快行

两天一夜,秦国间谍刚回秦军

赵奢的部队后脚就到,如神兵天降

秦军赶忙仓促调集军队,准备开战

而赵奢召集众将,做最后的部署

一个人走进了赵奢的营帐

他叫许历

只是一个百夫长而已,却要来向赵奢进谏

赵奢道:“你难道忘了,进谏者死吗?”

许历不卑不亢,一如赵奢当初:

“狭路相逢勇者胜,唯勇乃取胜之道。”

赵奢笑了

他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人

 

一挥手:“讲。”

许历拱手道:

“我只有一句话

居高临下,先登北山者胜,后至者,死!”

赵奢当即站起身来

心情激动:“好计策!”

 

北山

与阏与城相对而立,是这里最高之处

至巅观四面,登顶御八方

赵奢亲率一万精兵

身上挂着酒袋,火速奔向北山

秦军此前懈怠,守山者寥寥无几

赵奢一马当先,残余秦兵望风披靡

北山很快为赵奢所占

等秦国大军赶到,为之晚矣

赵奢站在山顶

看着山下黑压压的秦兵

拿出酒袋来,和众将士痛饮一通

他豪情壮志,抽出宝剑大吼道:

“杀!”

 

赵兵随之高喊

如猛虎下山,又如群狼扑食

从山上汹涌而下,硝烟滚滚

将秦国大军活生生撕裂

赵军兵力虽少,但士气更胜一筹

与此同时

阏与城中困守数月的将士见到赵国援军

大开城门,怒吼着杀出

赵奢驻扎的军队也快速出动,三面夹击

秦军很快溃不成军

主将狼狈逃窜,被杀被俘者,不计其数

赵军取得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

并给予秦军前所未有的迎头痛击

硝烟散去

许历手捧着宝剑,走到赵奢面前

请赵奢依照军法处决他

赵奢哈哈大笑,接过宝剑

竟硬生生用手掰成两段

剑刃划伤了他的手,鲜血直流

他用手在许历脖子上抹了一圈

如用刀割开一般殷红

赵奢道:

“好了,你已经被军法处置过了。”

他也不处理伤口便去召集那些将领去了

只留许历愣在原地

回到邯郸以后,赵惠文王嘉奖功臣

赵奢被封为马服君,与廉颇、蔺相如同列

而许历则从百夫长一跃成为国尉

 

赵奢始于毫末

但无论自己处于什么地位都兢兢业业

他的认真,果断,坚韧,耿直

让他从一个小小的田吏

慢慢走到了将相的位置

他的精神传万世不衰,

更是被许多王朝列入武庙之内供奉

他的后人为追忆先祖

以马服君的“马”为姓

传至今日

追赵奢为马姓得姓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