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氏解读 | 郑马之“杨”姓起源

“郑州银行杯”2019郑州国际马拉松赛,将于10月13日鸣枪开赛。郑州地处中原,位居中华腹地,九州之中。中原文化博大精深,华夏文明、根祖文脉、姓氏文化等众多文化发源于此。

据统计,在前100个中华大姓中,有82个直接起源于河南,涉及当代华人近90%的人口。


郑马姓氏数据

在本届郑马预报名的跑友中,姓占比3.07%,是预报名人数排名第六的姓氏。今天,小编带您一起追溯杨姓起源,解读杨姓故事。


姓氏起源

杨姓起源有四:其一 来自姬姓,黄帝之后,晋武公之子伯侨后裔,被封在杨邑,今山西洪洞,后代以国为姓;其二 来自扬姓,西周初年有扬国(今山西洪洞)。古代扬杨不分,扬国后代多改为杨姓;其三 隋朝赐姓隋帝赐予很多功臣杨姓;其四 少数民族杨姓,杨是氐族、白族的重要姓氏。



姓氏故事

得姓始祖:杨伯侨

时    期:春秋初期

相关人物:杨伯侨——又名文实,晋武公次子,晋献公之弟

晋献公——赵衰之子,晋武公之子,“春秋五霸”晋文公之父

虢公丑——虢国末代国君

 

春秋时期

齐国最早称霸

与此同时

刚刚结束内乱的晋国

也跃跃欲试有称霸之志

统一晋国的晋武公有二子

诡诸和伯侨武公去世后

长子诡诸继承君位,

是为晋献公次子伯侨

则被晋献公封到杨地

同时在朝为大夫

或许是

兄长的称霸雄心

与铁腕手段

让伯侨不那么引人注目

他总是梳着一头规整的长发

穿着发旧的白色长袍

和颜悦色

从不会展示王弟的尊贵

在大臣们商议国事时

他也是寡言少语

连史官记录他的机会都不给

只有经常和弟弟私下交谈的晋献公

知道伯侨的才气和眼界

并不在他之下只是为了

兄长的威严伯侨收敛着自己

对待治国他向来

与晋献公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是晋国离不开的人

但他还是离开了晋国

起初晋献公攻伐骊戎,

掳来骊姬骊姬倾国倾城,

美艳无双晋献公视若掌上之宝

满朝文武都不以为意

只有伯侨对此事甚是焦虑

一日下朝之后

伯侨与晋献公来到后殿劝道:

“兄长霸业未成,安可耽于美色?”

晋献公却哈哈大笑:

“齐国管仲曾对齐君小白言

好色之疾不妨称霸,何足道哉!”

伯侨反唇相讥:

“你是想用美色称霸吗?”

晋献公皱了皱眉,

看着伯侨:

“我是君,你是臣

虽然只有我们两人,

但你也得注意分寸。”

伯侨同样注视着晋献公,

嘴角一翘:

“父王曾言,兄弟阋墙,

晋国必乱如今,

为了避免你我兄弟如此我是时候离开了。”

言毕

伯侨行礼告退,

转身离开后

殿晋献公看着

伯侨远去的身影眼神复杂,

却没有阻拦他

兄弟二人一丝间隙

后果便难以预料

伯侨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晋国

路上伯侨透过马车的窗

遥望着故国的城墙,

从前的记忆涌了出来

他曾和兄长共同习武,

共同征战

兄长为他受过伤

他为兄长解过围

兄弟同生共死长大后,

他们帮父亲治国

两人开始有了分歧

兄长主张武力清除一切障碍

他却主张以德化解阻碍

兄弟二人谁也不让谁,

但国君只有一个

晋武公早就看出

兄弟二人的对立

终会达到不可化解的地步

便一直对二人谆谆教导:

“为父见够了同族相残

不想你兄弟再自相残杀。”

“你们兄弟要联手,

让晋国更加强大。”

伯侨攥紧了手中的令牌

上面刻着他和兄长的名字

此番远行,

他是不想与兄长不和

同时也要去寻称霸之道

他转过头去,

眼神看向东方

那里有正称霸中原的诸侯——齐桓公

齐国宫殿前,

无数火炬熊熊燃烧

这是齐桓公为求贤而设的庭燎

为的是无论何时

贤才来见齐桓公都能立刻接待

此时齐桓公身着便服

急急地跨出寝宫

来到这庭燎之下

灯火阑珊处

伯侨一身旧白衣,

恭恭敬敬

齐桓公喜笑颜开

爱才之心

与霸主之气汇于一身

竟出其地和谐

伯侨心底不由赞叹

兄长与齐桓公的霸气

不遑多让但爱才之心,

仁德之意却相形见拙

伯侨在齐,却不做官

仍和在晋一样寡言少语

但私下他与管仲、高傒、

田完等人相谈甚欢

他感叹:

“人才济济,何愁不能称霸?”

他经常给晋献公写书信

告诉他自己的所见所感

并劝兄长多收人才

虚心求贤,尊王攘夷

这才是应该向齐桓公学习的

兄弟分隔两地

那一点点间隙

早已被思念填平

晋献公一字一句,

仔细读着弟弟的信

抚摸着他的笔迹,

仿佛回到二人幼时

共述着晋国的未来

晋献公将伯侨的话放在心中,

并认真回信

此后他任人唯贤

原黯、荀息、毕万……

这些贤才不论出身,

都被晋献公收入麾下

晋国也得以日益强大

但是即便有贤臣相佐

晋献公强硬的治国手段

和他的疑心

也没有改变他

害怕曲沃代翼的事情再次发生

于是选择再一次的同族相残

伯侨离开晋国三年后

晋献公将曲沃一脉的

同宗公子尽数除灭,

残存者逃亡虢国

听到这个消息的伯侨,

脸色惨白

他一直与兄长写信来往

但如今他仿佛看见

兄长眼中肆虐的杀意

父亲的话语依稀在耳

晋国却又陷入内斗的血雨腥风

他不敢想象

如果自己当时没有离开晋国

是否也会被兄长所杀?

伯侨不寒而栗

在齐国日久,

伯侨不为官不献策

齐桓公也渐渐忘记了他

他开始漫无目的地四方漂游

在卫国

伯侨那白得发旧的衣服上

已多了许多补丁

但伯侨无心更换

卫懿公意兴阑珊地接待了他

然后继续养他的鹤去了

伯侨从未见过一个国君

能对鹤痴迷到如此程度

甚至还给鹤加官进爵

和满朝文武一个等级

这自然引起大臣们的不满

卫国陷入内忧外患的挣扎

只是伯侨不由得想起

兄长那个宠妃,

骊姬鹤能乱国,

美人岂不更甚?

后,齐国借天子之名攻卫,

掳掠财物

伯侨再一次见到齐桓公

这一次齐桓公身上

平添了许多傲气与戾气

他斜着眼睛看着伯侨

随后一言不发带兵离开

时间和地位带来的改变

连霸主都无法避免

“那我的君兄呢?”

伯侨想着

在外漂游这么久

他还是对晋国和晋献公关切未减

他再度拿起笔和竹简,

给自己的兄长写信

劝谏他远离女色

不忘强国之心,

称霸之志只是这一次,

晋献公没有回信

伯侨很快离开了卫国

从此不厌其烦地继续写信

六年后

卫国灭于赤狄之手卫国大臣,

无人愿为卫懿公而战

伯侨再度写信

劝晋献公不要对同族赶尽杀绝

以免众叛亲离,

让晋国陷入绝境

但晋献公已然不再听劝

几年后齐桓公召陵会盟,

霸业达到极致

而伯侨却得到噩耗:

晋国太子申生被逼自杀

而此事背后,

可能是骊姬的诬陷

次年晋献公攻打

二子夷吾和三子重耳

父子兵戎相见,

重耳奔逃翟国同时,

晋献公假道

伐虢要将残余公子斩草除根

他必须要回去了

即便,生死未卜

伯侨决定先到虢国去

说服诸位公子离开

并在阵前劝王兄停战

但他想不到虢国的灭亡如此之快

虞国国君不懂唇亡齿寒

贪图小利

借路于晋

晋国伐虢不费吹灰之力

等伯侨赶到虢国时,

满城硝烟逐渐散去

将士和公子们尸骨未寒

虢都的后山

一群晋国的士兵

正围着狼狈不堪的虢国国君

虢公丑肆意挑弄着

四处寻找生还者的伯侨

拍马赶到怒喝道:

“住手!”

领头一人看着这个

穿着破旧长袍的男人

大声问道:“你是何人?”

伯侨脱下长袍,

拿出自己的令牌

这一下,士兵们慌了神

晋国谁都知道

国君有个弟弟在外云游

而确定他身份的

便是这张独一无二

由国君亲自画形雕刻的令牌

那他为何出现在这里?

是真是假?

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伯侨一言不发

带上虢公上马,

一骑绝尘

虢公看着伯侨,

不知所措

伯侨看着他,道:

“虢公,我会带你去周都洛京。”

虢国一直是周王室的左膀右臂

先祖是文王亲兄弟

历代国君的功绩

被珍藏在王室府库

如今晋国灭虢

显然会被当作不尊王室的表现

伯侨带着虢公丑

安然到达洛都

在周惠王面前,

虢公丑对伯侨感恩戴德

但伯侨恭敬行礼,

道:“吾兄之罪,我愿承担。”

周惠王见他态度诚恳

又感叹乱世之中

小国焉保便嘉奖了他,

让他回去了

而在晋国

他的兄长等候已久

宫殿中,

只有他兄弟二人

风吹进殿中,烛光摇曳

映着君位上的晋献公

压抑的氛围充斥整个大殿

伯侨从未见过这样的晋献公:

他头发花白,眼

神却犀利狠毒

手里紧紧攥着竹简

如同害怕被反叛的暴君

而晋献公见到的伯侨

亦是从未见过的:

他穿着周王赐予的华丽朝服

头发利落地扎成发髻

不苟言笑,锋芒毕露

“你胆敢私自救走虢公丑。”

晋献公盯着伯侨

眼神中的冰冷深入骨髓

“虢国素与周室交好

以其性命换周晋之欢以图霸业,

有何不可?”

伯侨目光炙热,毫不避让

“我说的是”

晋献公的言语也冰冷起来,

“没我的令,你为何如此大胆?”

“听你的令,晋国早晚众叛亲离。”

伯侨不退反进

“到时候,

天下诸侯群起而攻别说争霸,

晋国怕是要覆灭于你手。”

他心中暗自叹息

兄长终究困于国君之位

“哼!”晋献公将竹简一把摔在地上

“忤逆国君,你知道什么罪过吗?

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哥哥?”

“哥哥”两字,

让伯侨心中微颤

他扫了一眼竹简

发现竟都是自己写来的信

一时五味杂陈

他昂首道:

“我应该早些来忤逆你,

来求死罪

那样或许就不会有太子自杀,

公子奔逃之祸

才不会让兄长孤苦,

困于君位忘记了先父之言。”

“先父之言……”

晋献公心弦也被拨动

他想起从前,

两兄弟在父亲面前争吵

父亲威严地制止他们,

让他们以后团结一心

共同为晋国出力

而在第二天,

两人走上战场

又将后背交给了对方

晋献公走下来,

看着伯侨许久

风渐渐停了

大殿平静下来,烛光安然

晋献公眼眶湿润,

抱住了伯侨喃喃道:

“我负了先父,也负了你。”

伯侨也慢慢颤抖起来

在这大殿之上,

兄弟二人相拥而泣

伯侨将晋国

从众叛亲离的边缘拉了回来

在周王室尚存余威

诸侯实力尚未完全拉开之时

尊王之策

才能保证晋国不会成为众矢之的

伯侨维系着周晋的关系

为日后晋文公称霸打下基础

数年后

周惠王之子周襄王

更是亲封伯侨

为杨侯称“杨伯侨”

杨伯侨一生

为了晋国的富强称霸

与兄长的国君威严

收敛锋芒,默默无闻

但他的功绩

为他赢得了尊敬及封侯之位

杨氏一门也不断壮大

发展成为羊舌氏

这一脉的后人

以杨为姓

尊杨伯侨为得姓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