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郑马赛道丈量工作完成,“这是一条充满诚意的穿城线路”

测前校准、具体测量、测后校准……由中国田协委派,来自北京体育大学的国际级马拉松路线丈量员闫俊涛在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后,“郑州银行杯”2019郑州国际马拉松赛的赛道丈量工作于8月21日清晨宣告完成。

完成过100多场马拉松赛道丈量工作的闫俊涛对国内众多马拉松赛道非常熟悉。对于郑马从CBD到CCD、东西穿越城区的赛道规划,闫俊涛表示:“这是一条充满诚意的穿城线路,展示了郑州这座城市对马拉松跑友的最大诚意。”


|闫俊涛


国际丈量员丈量,权威规范

根据中国田协的规定,中国马拉松A1类赛事的赛道必须要经由中国田协选派具有国际级资质的马拉松丈量员进行丈量,这样才能保证比赛的规范性和严谨性,以及比赛结果的权威性。


|闫俊涛


受中国田协委派,承担今年郑马赛道丈量工作的是北京体育大学中国田径运动学院综合部主任闫俊涛。他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具备国际级资质的丈量员之一,2018首届郑马、2019郑州(高新区)国际女子半程马拉松的赛道丈量工作都是他完成的。近年来国内马拉松比赛呈井喷状态,权威的丈量员则屈指可数。闫俊涛的工作非常忙碌,从事赛道丈量工作6年多来,他的足迹已经遍布全国各地。


|闫俊涛

 

“中国田径协会对丈量员的要求非常规范,要成为一名合格的丈量员,需要经过严格的选拔、培训、考核,目前具备丈量员资格的都是国际级田径裁判员,有着丰富的经验,也只有这样,我们国家的马拉松赛事才能更好、更规范地发展。”闫俊涛说。



误差小于千分之一,仔细严谨

闫俊涛丈量赛道所要用到的最重要的工具是一辆自行车,以及一个安装在车前轮轴承部位的琼斯计数器。这台小小的仪器由英国人琼斯发明,整个测量过程主要依据计数器的数据来进行。



具体到丈量工作,分为测前校准、具体测量、测后校准三个步骤。闫俊涛和助手首先在平整的道路上用尺子量出300米的距离,就这一个看似简单的过程,其实也很严格,对尺子的拉力乃至气温都有相应的要求。距离确定之后,再骑上带有计数器的自行车来回几趟,根据计数器上的数据计算出平均值,得出一个换算系数,以此作为参照去丈量整个赛道。



正式的测量工作,从位于CBD会展路的起点位置开始,闫俊涛全程骑着自行车尽量保持匀速状态,每隔1公里就会停下来进行记录,同时助手要在相应的路段上做出标记,直至赛道全部完成。

因为测量前后的温度、胎压等因素都会有所变化,所以在完成赛道测量之后,马上还要再做一次测后校准,仍然是在300米的距离上进行。综合两次校准的数据,再对赛道上的每个距离点位进行微调,最终确定每个公里数的具体位置。组委会将在此基础上,科学落实各饮水、医疗、食品补给等点位“国际田联规定,马拉松赛道每公里的误差要小于1米,也就是千分之一,只有经过这样仔细、严格的测量,才能达到这个标准。”闫俊涛说。



权威声音

赛道丈量遵循“最短原则”

大众选手跑多了别吃惊

虽然丈量工作非常严谨,误差极小,但事实上对于每一名参加马拉松比赛的选手来讲,跑动距离肯定不会这么精准。因为赛道丈量遵循的是“最短原则”,丈量员骑自行车走的基本是直线和切线,特别是在弯道、路口的时候,怎样骑行出一条最短路线,对丈量员的能力和经验也有很高的要求。


而在实际的马拉松比赛中,因为人多拥挤、取用补给等原因,跑友们几乎不可能跑出这么“经济”的路线。“一般来讲,高水平精英运动员的实际跑动距离是最短的,因为他们在队伍的最前面,受到的干扰少。但即便这样,也会有超越对手、到补给站喝水等问题,肯定要绕道。所以对于一般大众选手来讲,如果发现自己运动手表或手机上的计步器多出了几百米,都是很正常的。”闫俊涛介绍说。


图|2019郑马赛道路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