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氏解读 | 2019郑马预报名之“王”

“郑州银行杯”2019郑州国际马拉松赛,将于10月13日鸣枪开赛。郑州地处中原,位居中华腹地,九州之中,中原文化博大精深。华夏文明、根祖文脉、姓氏文化,等众多文化发源于此。据统计,在前100个中华大姓中,有82个直接起源于河南,涉及当代华人近90%的人口。郑马自首届赛事起,就融入“姓氏文化”基因。


首届郑马“姓氏跑团”、“姓氏加油站”、“姓氏大鼓”、“姓氏墙”成为郑马的特色符号。


图 | 王秀清 摄

 

赛场上,“姓氏跑团”格外亮眼。赛道边,“姓氏大鼓”鼓舞人心。


图 | 申霞 摄

 

象征着荣誉的完赛奖牌也融入姓氏文化元素,独特的姓氏磁贴,让奖牌更具个人符号。


图 | 2018郑马完赛奖牌


终点处的姓氏墙也独具特色,引得众多跑友争相合影留念。


图 | 陈亚伟 摄

 

本届赛事,郑马将延续“姓氏文化”元素。期待跑友借郑马之机,跑步寻根,问祖溯源。


郑马姓氏数据

在本届赛事预报名的跑友中,“王”姓人数居首,占比9.39%。今天,小编将带您一起追溯“王”姓起源,解读“王”姓故事。


姓氏起源

其一 来自姬姓,毕公高后裔;其二 来自子姓,商王子比干后裔;其三 来自妫姓,齐王田建后裔;其四 六国后人改王姓;此四源皆因是王族之后,遂以王为姓;其五 各朝赐姓,外族改姓。


姓氏故事

得姓始祖:王子晋

时    期:春秋末期

相关人物:王子晋——姬姓,名晋,字子乔,周灵王长子,少时为太子

师旷——字子野,春秋时著名乐师、道家

王子贵——王子晋的弟弟,后来的周景王


东周到了周灵王的时候

周王室早就不被天下诸侯放在眼里

周灵王更是得过且过

不仅如此

他还将颇有贤名的太子给贬为了庶人

令人叹息

在琅琊一带

有一个山清水秀的村庄

在这纷乱之世

这里的人安居乐业,生活幸福

而这一切,都跟一个年轻人有关

他身形颀长,面容清秀

最突出的是他的肌肤很白,如冬日之雪

他就是那位被贬的太子,姬晋

他来这里已经两年了

日常他教村民种田灌溉

与大家和睦相处

村民感激他,仍然称他为王子晋

而平时,王子晋喜欢坐在门口

和自己的两个孩子玩耍

他的妻子在一旁忙碌

但看见王子晋,总会露出笑容

她从王子晋做太子到被贬

一直追随,不离不弃

有妻若此,生有何憾?

王子晋感激他得到的一切

哪怕上天很快就要收回

十二岁的时候

王子晋还是太子,也还没这么白

他的活力和智慧影响着整个王宫

当时

国都洛邑边的谷河和洛河泛滥

周灵王派人去修筑堤坝

年幼的太子晋跳出来阻止他的父亲:

“不可。曾听自古为民之长者

不堕高山,不填湖泽,不泄水源

天地自然有其生生制约之道。”

他引经据典,用禹和鯀治水之事

告诉父亲“川不可壅”

听着自己儿子用稚嫩的声音大谈治国之道

周灵王不禁会心一笑

太子晋毕竟年幼,知其理而不懂其法

周灵王最终未置可否

不过

他还是承诺太子晋,好生安顿百姓

这件事通过各国使者传遍了天下

人们都认为

天生聪颖的太子晋

必定会成为周王室复兴的希望

推崇礼乐之士日夜期盼

而想要称霸之人则心生忌惮

于是

有人暗中勾结周灵王近臣与妃子

屡进谗言,中伤太子晋

太子晋的弟弟王子贵很钦佩自己的哥哥

他可不管什么流言蜚语

每天和哥哥在一块玩耍

兄弟二人亲密无间

共同学习,共同辅政

但随着年龄增长

太子晋的皮肤变得越来越白,白到吓人

周灵王请了无数名医前来诊断

却都一筹莫展

于是

太子晋开始自己学医,但也查不出端倪

他又开始研习周易八卦

等他完全学会之后,却如遭晴天霹雳

那是改变太子晋命运的时时刻

他在自己宫中

望着从龟壳中掉出来的铜板,目光呆滞

王子贵在一旁,担心地说:

“哥哥,怎么了?”

太子晋缓过神来

看着王子贵,笑了笑:“没事。”

但那一刻

太子晋的眼神变得深沉

他看向王子贵的目光,充满了期望

从那以后

太子晋没有了少年的欢乐模样

年纪轻轻就开始沉稳地辅政

他的谏言献策,屡屡切中要害

帮助周王室避开几次大祸

太子的地位和名望越来越高

而敌对者的谗言也不断传入周灵王的耳中

一来二去

周灵王竟对年幼的太子晋有了警惕之心

除了辅政

太子晋开始悉心教导更年幼的王子

贵想将自己所学治国之道尽皆传授但

王子贵天分不如他

几次下来叫苦不迭

但好在王子贵小小年纪明辨是非

一如既往地相信自己的哥哥

太子晋十五岁时

晋国的师旷来拜访他,那天还下着雪

师旷是是天下第一的乐师

博古通今,无所不晓

更是精通周易占卜

想必是泄露了太多天机

上天给了他一双盲眼

太子晋知道

他是晋平公派来试探自己的

之前

晋国的叔向已经来访过

他说了五件事

有三件被太子晋辩驳得哑口无言

如今师旷又来

看来曾欺凌周室的晋平公做贼心虚

对太子晋非常忧虑

太子晋并不在意

他知道见多识广的师旷要来

反而非常兴奋

他在门口亲迎师旷
两人相谈甚欢

从天下大势到治国之策

从先贤之言到乡野趣事,滔滔不绝

说到兴致处,两人连屋都没进

直接站在大雪中说起来

最后太子晋注意到了师旷冻得发抖

便赶忙请他进殿,围在炉火旁取暖

两人又开始探究音律

一曲接着一曲地演奏

师旷全凭触觉和习惯弹奏

却比殿内所有的乐工都要出色

太子晋听得如痴如醉

自己也弹奏起来,虽然他不停咳嗽

琴声微颤,音乐却依然美妙

侍卫们被音乐吸引,纷纷偷瞄着殿内

丝竹之声慢慢停止

师旷也到了告辞的时候

他脸上有着对太子晋学识的惊讶与赞赏

却又有一丝安心和遗憾

要起身时

太子却要他坐下继续喝茶

又问道:“老师博学,能否为我占上一卦呢?”

“这……”

师旷一时语塞,

“臣乃晋国之官,不敢占太子之卦。”

太子晋微笑着

沉默片刻,平静地说:

“我大概已经知道了,

不出三年,我将去玉帝之所。”
“啪。”

师旷惊讶不已,手中的杯子也摔在了地上

太子晋又猛咳一声,一口鲜血吐在手帕上

这是痨病

从太子出生时便有

但隐藏极深,无医能查

察觉之后无人能治

太子从那次占卜

已然知道自己难活过十八岁

但他很快接受了

他看过无数的书,也听闻无数的事

知道有人活着却不见光明

有人在世却生不如死

百姓在这乱世所受的苦

比他要多百倍

他决定在余生,尽太子之力

教导弟弟,为万民祈福

他还要看遍万家灯火

体会人间百态,不枉此生

在接受了自己的命数之后

太子晋不断地游历民间

向周灵王进谏治国之策

随着时间越来越少

他的话语越来越急躁,越来越直接

洛河又一次涨水泛滥

一如他十二岁时那般

这一次

周灵王要掘开堤坝

避免洪水漫出,淹没王宫

但这一举动,势必会让满城洼地百姓遭难

太子晋立刻进言阻止

对自己的父亲说:

“当年我已经谏言,

父王早该知道有这一天。”

但周灵王不想再听太子晋说话了

太子晋情急之下,在满朝文武面前直言道:

“父王你若不顾百姓,决了这堤

那就是我大周气数将尽!”
暴怒的周灵王将太子晋贬为庶人

立王子贵为太子

从此王庭再无太子晋,只有王子晋

成为太子的弟弟千里相送,泪流满面

王子晋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王宫

来到了琅琊,太子妃也一直追随着他

到了琅琊,王子晋嚎啕大哭

但他并不是为被贬

这是他的最后一步棋

他已经没有时间当王了

他要让弟弟成为太子

真正学习为王之道,继承周室大统

这一去

他恐怕再也见不到父亲和弟弟了

而他还要连累妻儿受苦

琅琊昏暗的小屋内

王子晋看着妻儿,心头又是一酸,

“时间真快,三年将至。”

他该走了

他不能让妻儿眼睁睁看着他死去

次日

王子晋离开了村庄

只留下一封信,说他跟随道士

云游四海,修道去了

妻子看着这封信,泪水直流

两个孩子不知何时,一直在问:

“爹爹去哪儿了?”

晋的妻子擦干泪水,摸了摸孩子们的头

强露笑意:“你们爹爹呀,要去做神仙了。”

几个月后

村里有人在山上重见王子晋

他胖了一些,但皮肤却更加地白了

白得甚至能看见骨头

王子晋空灵地说了一句话:

“告我家,七月七日,待我于缑氏山头。”

随后飘然不见,仿佛被风吹散

这句话随着村里人遍传开来

王子晋的妻子听闻后

便收拾包裹,连夜启程

七月七,缑氏山

王子晋已然连走的力气都没有了

法号为浮丘的道人推着小车载着他

望向山下

村里的人都来了,高喊着王子晋的名字

还有他的妻子,泪流满面

他的一个孩子哭着,自己的父亲又要不见了

一个孩子笑着,自己的父亲要升天为仙了

此外,还有衣着华丽

不住地抹着眼泪的周灵王和太子贵

“父亲,弟弟……”王子晋很惊讶

原来

王子晋的妻子得到消息之后

日夜兼程,赶赴洛都

将当年王子晋的苦衷全盘托出

告诉周灵王和王子贵

两人倍感震惊,悲痛不已

便跟随王子晋的妻子

不带甲兵,不乘华车

来到这缑氏山下

王子晋眼眶湿润

这一刻

他能感受到所有人的悲伤,不舍

仿佛这些都刻在他的心上

他叹了一口气:

“浮丘道人,为何看淡生死我还如此难过呢?”

浮丘道人回道:

“存悲悯之心,方为上仙之道。”

王子晋整理仪容,努力露出笑容

给这人间留下自己最好的一面:

“果然生死也好,升天也罢,人心终不能舍。”

七月七日缑氏山

王子晋乘白鹤驻山头,萧笙如凤鸣

望之不得见,举手谢时人,数日而去

一只白鹤从山头飞走

却没人知道王子晋去往了何方

但人们留下一个美好的传说:

王子登仙,羽化升天

正如诗云:

“秋风寂寞秋云轻,缑氏山头月正明

帝子西飞仙驭远,不知何处夜吹笙。”

王子晋天生聪慧,以民为本

本是帝王之身

奈何天妒英才,英年早逝

屈原曰“吾将从王乔而娱戏”

李白曰“吾爱王子乔,得道伊洛滨”

武则天封他为“升仙太子”世代供奉

他的精神和传说传承万年

成为民族之宝

他的后人以王子为姓

后改为王姓

尊王子晋为得姓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