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马拉松精神充盈整个城市

郑马_副本.jpg

《郑州日报》报道版面▲

马拉松.jpg

公元前490年,发生在马拉松平原上的那场著名战役,为后世留下了一项广受欢迎的运动项目,同时也留下了一个典故:但凡某种事物够长,一定用“马拉松”来形容才最贴切。而如果用“马拉松”来形容一座城市的历史的话,没有哪儿比郑州更合适。3600多年的历史,商朝都城,位居八大古都之列……而当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城市马拉松在这座城市举办的时候,郑州和郑州人会发现,这将是一场和城市精神高度契合的体育盛事,是一个让整个城市都为之一振的盛大节日。

坚持

每多迈一步

就离终点更近一步

42公里195米,是一个让普通人望而却步的数字。要在这样漫长的赛道上完成比赛,甚至有好的表现,最重要的一点,毫无疑问就是:坚持。

在跑马拉松的过程中,每位选手都会有一段特别难熬的时段,一般会在30至35公里时出现,这就是通常所说的“极点”,也被跑友们称为“撞墙”现象。这是在高速奔跑的状态下,体能消耗过大,内脏器官的活动赶不上肌肉的需要,不能及时把氧输送给肌肉,并带走大量二氧化碳、乳酸等代谢物,从而引起的呼吸、心率急剧增加等正常生理反应。对于业余跑友,尤其是初跑者,往往是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胸闷、呼吸困难,心跳加快、头晕恶心、腿软,真的是特别难受,真的是想一屁股坐下来好好歇歇。”跑友李斐这样形容自己第一次跑全马时的情况。

“好在跑之前,有经验的跑友提醒过我,说这是正常现象,挺过这一段就好了。那段时间就好像腿已经不受大脑控制了,完全是在机械运动,脑子里就一个信念,多迈一步,离终点就近一步。慢慢地,就缓过来了,就好了。”李斐说,“这个过程是非常痛苦的过程,当然是跑得越快,就越早结束这个过程啊。只是我的水平不够,基本上就是5小时30分的样子,但能跑下来就是胜利。”

已经跑了30多场马拉松,成绩稳定在3小时30分以内的禹延风也同样有这种感觉:“正常,每次跑都会出现‘极点’情况,确实难受,只是跑得越多,经验越丰富,在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也有更充足的心理准备,慢慢也就过去了。”

无论是530的李斐,还是330的禹延风,最享受的都是熬过痛苦,冲过终点那一刻的感觉:“很难准确形容,有兴奋,毕竟跑完了,也有欣慰,看,这不是也坚持下来了吗?还有点儿后怕,幸好没有退出。总之,那感觉,很奇妙。”

跑过马拉松的人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往往会有一种心理暗示:“连马拉松都跑了的,这算什么。”无形中提升了他们面对困难、克服困难的能力。而完成了马拉松之后,也会对“人生是一场马拉松,坚持不懈才能获胜”有更深的领悟,也会更明白“赢在起跑线上”是多么短视和可笑。

突破


每一次完赛

都是一次了不起的成就

国内马拉松赛日渐升温,赛事奖金也水涨船高。但这些高额奖金从来与绝大多数人无缘,甚至与中国选手无缘——几乎每一项马拉松大赛上,冠军,甚至是前三名都被黑人囊括。而与此相对应的,参赛人群的热情却日渐高涨,很多赛事甚至是“一票难求”,需要通过抽签,祈求运气去赢得一次参赛资格。这背后,是每一个马拉松跑者“自己同自己比,不断突破自身”的追求。

47岁的郑州跑友洪玉梅,跑过30多场马拉松,晒出一大排各式奖牌的时候,幸福感满满——奖牌本身造价并不高,对于普通跑友而言,对奖牌的追求近乎成为一种执念,因为这代表着一次成功,代表着又一次突破,这是足够“炫”的事情。也正因为此,国内马拉松赛事纷纷在奖牌的设计上大做文章,从材质到款式,从造型到寓意,不断推陈出新,以此来吸引跑友的“参战欲”,而这,则又是另一个领域的突破。

已经年过五十的禹延风坦言:“不断参赛,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这能给自己带来很强的成就感。”确实,很多跑友的朋友圈,都是以日常训练、四处参赛的照片为主要内容。你可以把这看作是一种“炫耀”,但这种“炫耀”是建立在艰苦付出、顽强坚持、不断突破的前提下的。

身患癌症21年,经历过多次放疗、化疗,吃饭只能吃流食的郑州市交警二大队民警周水斌,不仅依然坚持在一线岗位工作,平时踢球、跑步、骑自行车,样样不落,全然不再是一个“病号”。今年的郑马,周水斌报名了半马,这将是他第一次正式跑马拉松。半马,对于许多资深跑友来讲只是小菜一碟,但这样的突破发生在周水斌身上,堪称“伟大”,这是对病魔的不屈,是对命运的挑战。

互助


每一个眼神

都传递着温暖

“志愿者每一次递过来的水杯,赛道旁的观众每一声加油,陌生跑友每次传递过来的鼓励的眼神儿,都让我感动。”一位马拉松爱好者在自己的博客上记录下这样的感悟。宽阔的赛道,各自奔跑的身影,马拉松看上去是一个个人项目,而无论是平时锻炼还是比赛中,这中间需要太多的鼓励、协作、互助,这也是马拉松人群越来越壮大的原因。

多年前的一次马拉松上媒体抓拍的画面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跑步过程中,一位黑人运动员正给旁边的选手递水,后者,缺了一只手臂。一个是黑人,一个是黄种人;一个是专业选手,一个是业余跑者;一个是健全人,一个是残疾人。反差很大的两个人被一瓶水连接起来,所呈现出来的画面是那么和谐,那么温暖。

“当你加入到跑团之后,看到周围的人都那么热爱 ,都那么努力,大家相互鼓励,相互交流,不自觉地就停不下来了。”CBD夜跑团的跑友李斐说。

而在“抗癌交警”周水斌的准备过程中,周围的队友从领跑到传授要领,帮他测心率,提醒他喝水的时候要小心,可谓是无微不至。正是这样的鼓励和互助,让一个个跑团,这些“松散”的组织极具凝聚力。 因为连续出现“感动中国”人物,郑州被誉为“大爱之城”。本届郑州马拉松,“感动中国”人物将组成一个特殊的跑团参赛,即便是高位截瘫的陇海大院主人公高新海,也会出现在现场,以自己的方式参赛。郑州的大爱,将会借助郑州马拉松得到更广泛的传播。

“一场马拉松,涌动一座城。马拉松不是一场单纯的比赛,它的背后需要努力、坚持、顽强,需要团结、友爱、互助。这样的过程中,这些精神元素很容易感染更多人,最终促使更多人选择健康的生活方式、生活态度。就像今年的兰州马拉松,4万多人参赛,沿途为选手加油助威的人多达40多万,你在那儿会感觉到整个城市是欢乐的,是沸腾的。郑州国际马拉松虽然是第一届,但是起点高、标准高,会有很大的影响力。我相信郑马会给郑州市带来更多的正能量,为郑州注入更多热情,更多活力。”有着丰富的马拉松运营经验的郑马体育文化传播公司总经理司书健说。